茶的简史介绍

作者:小编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3-12-10 12:52:29
来源:互联网

茶的简史


  追溯中国人饮茶的源流,若依文献来推敲,可上溯至公元前2037年中古时代的神农氏,陆羽的茶经有云:“茶之为饮,发于神农氏,闻于鲁周公……”


  关于神农氏发现茶树的传说有二:一是神农尝百草身中70毒,正当口干舌燥,五内若焚时,忽见几片叶子飘落眼前,习惯地拾起送入口中咀嚼,其汁液苦涩,气味却芬芳,且亦有解毒之效。另一则传说是,有一天神农氏用鼎镬煮水,刚好有几片叶子飘进锅中,煮好的水色微黄,苦涩中带甘甜,喝入口中生津解渴,且提神醒脑,以神农氏过去尝百草的经验,判断它是一种药。根据陆羽茶经的记载,说神农时即已发现茶树,然而也只是推测的口吻,并未十分肯定确实,虽说神农氏发现茶树的传说不一定可靠,然而中国人在很早以前即发现茶树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,且茶树原产于我国西南的西藏高原东部,即川滇一带,也已获得证实,据报道原始茶树的茶叶硕大,且是高达二、三丈的乔木。


  神农氏发现茶树后,只下个断语说是一种药,但却没给它适当的评价,也没替它命名。至周朝时代,从经典中发现了“茶”这个字。《诗经·谷风篇》有段记载:“行道迟迟?中心有违。不违伊尔,薄送我畿。谁谓荼苦,其甘如荠。”,而本草批注说:“茶色白可供药用,嫩苗可当蔬菜”,可知荼是种苦药,亦是苦菜,有类似茶的功效。但当时并无“茶”字,至唐代陆羽茶经问世,始减一划作茶,以后才称茶,而不称荼了。


  据中国风俗史记载:“周初至周之中叶,饮物有酒、醴、浆等。此外犹有种种饮料,而茶其最著者。茶发明于殷周时,周人多用之者。”前面提到神农将茶当作药用,至殷周时才有当作日常饮料的用途,而不只是一种药而已,但因其饮法相当粗略,茶味大概颇为苦涩,不是每个人都爱喝,所以茶至殷周时为日常饮用之物,然其功能仍近于药用,至汉茶已提升至酒之上,可能因造茶技术的进步,而使茶较普遍。


  “茶至鲁之周公旦而有名”,从其各种别名看来,当时仍以药用为主,直至汉代才有从药用转变为饮用的文献记载;赵飞燕别传有云:“姜后见帝,赐座命进茶。左右奏云:向侍帝不仅,不合啜此茶。”由此可见茶已是汉室的饮料,且不是任何人随便可饮到的。据王褒所写《僮约》一文中记载,知当时的社会有“客来烹茶”的习俗,但这种风气并未相当流行,这也许是因为野生的茶树相当难得,产量又少的缘故,所以一般庶民很少能享受茶饮,而只限于富家或皇室,因此在汉代饮茶还是相当“贵族化”。又据《三国志·吴志、韦曜传》所载:“孙皓饮群臣酒,率以七升为限,曜饮不过二升,或为裁减,或赐茶茗以当酒。”由这段文字,我们可得到两点启示:一是当时上层社会饮茶风气甚盛;二是在三国时代已有以茶代酒的风尚。


  《世说新语》记载:“王蒙好茶,人至辄饮之,士大夫辄以为苦,每欲候蒙,必云:‘今日有水厄’”。由这里可知道在南朝时代已有好茶成癖的人士了。


  由魏晋南北朝(公元3世纪起)到唐代(公元7世纪起)是茶饮的“转变期”,这可能是因为茶树的发现愈来愈多,制茶技术愈来愈进步,尤其唐朝更是由贵族化渐纳入民俗的时代,因此饮茶的风气才逐渐地普遍流传开来。


  唐代饮茶的风气已颇盛行,不仅贵族们喜爱啜饮,民间饮茶之风也大为流行。当时阳羡唐贡山所产的“贡茶”,是皇室喜爱的珍品,产量不多,非常名贵,那时阳羡茶得在清明前送到长安,做好的茶,即快马加鞭,一夜奔行数千里,到朝廷必先荐宗庙后赐重臣,以茶开清明大宴,茶的身价由此可知。因受到宫廷的重视,才由官府培植茶树。于是茶树由野生而成农物栽种。接着民间再种植,因此有了“茶税”的出现。


  “上有所好,下必有甚焉者。”由于上位者的喜爱与重视,民间亦群起效尤,于是饮茶蔚为风尚,尤其是各大都市到处可见茶肆,《茶经》有云:“……谢安、左思之徒,似皆茶饮,是以与时俱广,浸于世俗,至国朝而盛,两都荆州、渝洲诸地,已为每家必饮之物。”这是描写茶饮盛行的情况。又《封洛见闻》记载:“开元中泰山有降魔大师,与禅教学禅,务于不寐,又不夕食,皆许其饮茶,人自依挟,到处煮饮,从此转相仿效,遂成风俗。”由这两段记载,亦可为茶饮风行的佐证。而诗风盛行的唐代,咏茶的作品,更是不胜枚举,也更证明当时的茶风。


  陆羽,唐代竟陵人,又名疾,字鸿渐,又季庇,对茶有很深的造诣,时人称之为“茶神”,他奉诏著《茶经》,《茶经》一出对饮茶之风,尤有推波助澜之势,全文分上、中、下三卷,共有十个单元:一之源、二之具、三之造、四之器、五之煮、六之饮、七之事、八之出、九之略、十之图等十章,对茶有全盘的介绍,是中国茶道的先声,也是中国茶道最原始最具体的指导原则,以后的茶书皆依此改良。


  唐代诸多名家也都是嗜茶者。继陆羽之后的茶道名家当属卢仝,隐居少室山,自号玉川子,著有《玉川子诗集》,嗜茶如命,所著的《走笔谢孟谏议寄新茶》诗,妙趣横生其中的“天子须尝阳羡茶,百草不敢先开花”及“卢仝七碗茶”更为后来品茗者传诵不已。


  唐时不仅国内饮茶,也输往各国。由“榷茶使”司掌,(宋称为“茶马司”),当时来华留学生以日本为多,日本僧人“最澄”,学成后将茶苗带回日本,于是日本开始植茶。至宋代日本荣西禅师来我国留学,写成《吃茶养生法》,日本的茶经于是诞生,日本的茶道开始弘扬,至江户时代产生无数流派,且注入日本人的精神,再赋予宗教及礼教意味,成为“日本茶道”。


  宋人饮茶,基本上仍依循唐朝的准则,又从高雅的享受更发扬光大,这与宋代理学的清谈也有关系,于是士大夫争相讲求茶品、火候、煮法及饮效等,并已经不再茶中添煮薄荷、茱萸、橘皮等物了。有关于茶的吟咏更是藻墨丰富、举之不尽。而当时“茶礼”及“奠茶”两种习俗的存在,是使茶更为民间重视的原因,至今民间相亲,还是有让女方奉茶给男方来相亲的亲友的习俗。


  “工书画、通百艺”的宋徽宗更是以皇帝之尊,亲著《大观茶论》20篇,其中虽仍与蔡襄(字君谟)的《茶录》雷同,但仍是茶道中珍贵的重要文献。


  宋朝文人也都是品茗行家,如欧阳修、苏轼、黄庭坚、司马光、蔡君谟等,也都有诗句赞茶,甚或著文立论,其中东坡与君谟的“斗茶”及东坡与司马光的“墨茶之辩”更传为佳话,而民间也常以斗茶为乐。所谓“墨茶之辩”是指有一天司马光开东坡的玩笑说:“茶与墨相反,茶欲白(宋时评白茶第一),墨欲黑,茶欲重墨欲轻,茶欲新,墨欲陈,君何以同爱此二物?”苏轼不假思索地答道:“奇茶妙墨俱香,公以为然否?”真是妙人也妙语。也有段关于蔡襄品茶识茶功夫的记载如下:福建建安能仁寺的和尚制了八个茶饼,还起了个雅号叫“石岩白”,送四个给蔡襄,另四个送给京城的翰林学士王禹玉,一年后蔡襄从福建返京城访禹玉,王以最好的茶待客,蔡襄尝了一口说:“此绝似能仁石岩白,公何以得之?”蔡襄真不愧此道行家。


  元朝对于“茶文化”最大的贡献,应是将“茶”推广到四大汗国的领域,北达俄国,西抵波斯及地中海以东之地。虽史料并无元朝茶事扩展的记载,但元人本为蒙古游牧民族,唐宋也以茶安抚,对茶应有份好感,只是没那份品茗的风雅罢了,随着领域的扩展,而将生活必需的茶发扬于外,并非不可能。而民间品茶之风,或可由元曲中“坐烧丹忘记春秋……淡饭一杯茶去”。略见避世隐居的寄情山水之趣,与茶、饭并列的普遍。


  明代,茶的形状已渐由团茶变成散茶,于是唐宋饮茶的准则也作了增补或删除。由原来的煮茶改为泡茶,程序也因而缩减,同时也发明了“炒菁法”,在未发明炒菁法之前,茶叶是采“自然酦酵”,在炒菁法发明后才开始有了绿茶及红茶的制造。不过当时除了采用“泡茶”的方法,乃沿袭着“煮茶”法,只是在器具及过程上较简化罢了,就正如我们现代又比明代更简化一样。此时茶肆的经营已很普遍,民间品茶的活动,由户内而转向户外,且时常举行“点茶”、“斗茶”之会,大家相互“较精”比赛技术的高下,一时蔚为风尚。


  自唐、宋以来,茶饮之风素盛,下迄明代,颇有日渐风行之势。“炒菁”的制茶法,与“散茶”的流行,使得饮茶的方式,日趋简化,不若唐宋团茶的繁复,现今的制茶方法与“泡茶”法,即是沿袭明代的方式,至今也约有600年的历史了。


  明代建都南京,江南一带本是茗茶之源,重科举更使文士地位居于四士之首,而茶向来就与琴、棋、诗、画有渊远的关系;再加上朱元璋起于民间,深知疾苦所在,茶课(税)甚轻,由于利厚,民间更广植茶树,茶商也收购运销四方,所以明《农政全书》中记载道:“种之则利薄,饮之则神清,上而王公贵人之所尚,下而小夫贱隶之所不可阙。诚民生日用之所资,国家课利之所助。”可见明代茶饮之兴盛。同时,明代也如宋朝,需以茶来怀柔四夷,作为政策上的应用,如此“采山之利,易充厩之良”的“以茶易马”,更使明代对于茶的重视了。


  明代重科举,文风必盛,喜以风雅相尚的文士,吟风弄月之余,品茶助兴似成风气,当代名士袁宏道先生在其《袁中郎全集》中更说:“茗赏者上也,谭赏者次也,酒赏者下也。”有人问他“公今解官亦有何愿”?宏道答说:“愿得惠山为汤沐,益以顾渚、天池、虎丘、罗芥(以上皆茶名),如陆(羽)蔡(襄)诸公者供事其中。”袁宏道在当时颇负盛名,广游于文士之场,应可代表当时文士与茶的关系。而画坛名流也常以“茶事”为题,如文征明有《烹茶图》,沈周有《醉茗图》、《虎丘对茶坐图》,仇英有《松亭试泉》图,与唐寅的《品茶图》等,是图也是诗,同是茶书的著作,更多达四十余册,许次纾的《茶疏》即是其一,可见茶饮在明朝的盛况。


  清朝至皇太极入主中原及多尔衮摄政以来,沿袭旧明之制,但法规尤为严密,且又屡兴“文字狱”,文人已无心吟咏“茶”了,再加上清末经鸦片、英、法、甲午诸役后,民心士气危弱,民族自尊心也大损,茶饮似乎也为洋水冲淡了。茶的风气似不如前朝的盛行,文人谈及茶事者亦较少,而达官贵人间相往来,竟有“端茶送客”的陋规,这和从前“客来烹茶”、“敲冰煮茗”、“以茶待客”的情况,简直不可同日而语。


  辛亥革命后,饮茶就已蒙上浓厚的商业气息了,各地茶肆皆各有特色,如福州茶馆兼营浴池生意,贵州茶馆有说书,江西茶馆前的道情,北平茶坊因在帝京,因此颇有帝王气势,四川茶馆则花样最多、气象万千,饶富趣味,广东茶馆的工夫泡法等,皆具地方色彩又有特殊风味。


  自神农发现了茶叶以后,历经唐宋的发扬,明清的改革迄今,它已在中国历史上吟咏了至少三千年以上,所以“茶”号称为“国饮”一点都不为过。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茶业新闻 | 展会新闻 | 政策法规 | 最新展会 | 展会趣闻 | 展馆风采 | 精选茶文 | 热门茶文 | 文集茶书 | 茶史论今 | 茶商名人 | 茶界名人 | 茶盘茶具 | 茶壶茶宠 | 茶业机械
茶企介绍 | 茶叶市场 | 茶商生活 | 茶叶种植 | 加工知识 | 茶树养护 | 茶农风采 | 茶技教学 | 茶艺培训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中国茶网 版权所有
闽ICP备05011633号-2